14 年排放 2000 万吨碳,Google 陷入碳中和 “迷局”

雷锋网按:Google 一边排放二氧化碳,但是一边又声称已经实现碳中和(www.xmLh.net)。原来 Google 是通过购买可再生能源以抵消正在消耗的碳和过去遗留的碳,从而实现碳中和。但是,可持续发展的专家指出真正的碳中和是碳消除,而不是碳抵消。那么,如何才能实现真正的碳中和?围绕这一话题,外媒 Dezeen 进行了全面深入的解读,雷锋网对本文进行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译。

尽管 Google 已经声称实现了碳中和,但它依旧在继续排放温室气体。

按照这家科技巨头的说法,自 2007 年以来,公司就一直保持碳中和,并声称已经消除所有的碳排放;然而真相是:在此期间,该公司已经排放了约 2000 万吨碳。

然而,Google 表示其符合碳中和的定义——该定义允许 Google 宣称自己的碳足迹是零,同时仍然是大气碳的持续排放者。

这背后,究竟是为什么?

碳中和,仍允许排放?

“我们在碳排放方面的遗产可以追溯到 2007 年,当时我们是第一家实现碳中和的大公司,而那时候我们仅仅成立 9 年。”Google 房地产和工作场所服务可持续项目负责人罗宾·巴斯 (Robin Bass) 表示。

“我们购买可再生能源以抵消我们正在消耗的碳和过去遗留的碳,从而实现碳中和。这也是我们战略的一部分。”

Google山景城大楼上的“龙鳞”太阳能电池板

然而,巴斯承认,该方法意味着该公司将继续排放二氧化碳,而其抵消计划并没有通过从大气中去除碳来补偿其排放。

“碳中和仍然允许碳排放,”她告诉 Dezeen。“人们使用了很多不同的术语,不同的术语含义是有差别的”。

“我认为碳中和是仍然允许你排放的,”她继续说道。“你仍然可以生产碳,你仍然可以连接到燃烧煤炭或者化石燃料的电网。”

“只要你通过在某个地方购买可再生能源来抵消,仍然可以实现碳中和。”

碳抵消是一种“谬误”

Google 的立场与国际 PAS 2060 碳中和标准一致;所以,这的确使得 Google 可以在使用抵消或碳信用额的情况下声称自己是碳中和。

然而,通过购买可再生能源或捕获工厂排放的二氧化碳等措施,阻止额外的二氧化碳进入大气,并不能抵消已经产生的排放。

罗宾·巴斯,Google房地产和工作场所服务可持续发展项目负责人

与“净零”(net-zero)不同,“碳中和”允许企业继续排放比它们从大气中清除的二氧化碳更多的二氧化碳。“净零”是一个要求更高的标准,已经成为全球脱碳的基准。

碳抵消变得越来越有争议。“我称之为抵消的谬误,”可持续发展专家威廉·麦唐纳(William McDonough)在上个月的一次采访中表示。

“如果有人说,我有这么多可再生能源,我要抵消我的碳排放,那么你就必须非常谨慎。”威廉·麦唐纳说道。“从逻辑上讲,如果你将可再生能源增加一倍,你就可以将碳排放量增加一倍,最后仍然是净零排放。”

“这根本说不通,因为大气吸收的碳是地球的两倍。可再生能源不等于消除碳。”

真正的净零“需要消除碳”

脱碳平台 Watershed 的泰勒·弗兰西斯(Taylor Francis)本周表示,只有消除大气中的碳,才能实现净零排放。

他说:“我们强烈倡议,真正的净零需要碳消除,也就是将碳从大气中清除出去,而不是传统的碳抵消。传统的抵消是指付钱给其他人,让他们不要将碳排放到大气中。

Google 表示,它在 2007 年实现了碳中和。2020 年 9 月,Google 首席执行官桑达尔•皮查伊(Sundar Pichai)宣布,该公司已经消除了 1998 年成立时留下的碳排放遗产。

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通过购买高质量的碳抵消品,已经消除了 Google 全部的碳排放(包括我们在 2007 年实现碳中和之前的所有运营排放)。这意味着 Google 整个生命周期的碳排放现在为零。”皮查伊在演讲里提到。

抵消使得排放量“低于本来的水平”

然而,Google 碳一份关于碳抵消的白皮书进一步解释道:这些措施只是让排放量“低于本来的水平”,而不是使排放量为零。

这份白皮书指出:“在 Google,我们通过提高效率、现场发电和购买绿色电力来减少碳足迹。

“为了将我们遗留的碳足迹降至零,我们购买碳抵消。碳抵消是对减少碳排放活动的投资。碳排放量的减少体现为碳信用。”

“碳信用通常由第三方进行核实,这意味着温室气体排放量低于没有人投资碳抵消的情况。”

Google 的碳抵消

Google 使用的碳抵消方法包括从垃圾填埋场和农业场捕获甲烷,甲烷被“捕获、使用或燃烧”;同时,Gogle 还与“保护森林免遭破坏和退化或加强和开发新森林”的林业项目合作。

白皮书指出,自 2007 年以来,Google “与 40 多个碳抵消项目合作,抵消了超过两千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”。

这意味着 Google 在同一时期排放了等量的二氧化碳——2 千万吨吨。

Google 房地产和工作场所服务可持续项目负责人——罗宾·巴斯致力于新 Google 建筑的可持续性方面的工作,包括由 Bjarke Ingels Group 和 Thomas Heatherwick 设计的加州山景城新兴园区。

她说:“我们有一个策略,就是寻找低碳选项,并与制造商一起创新(建筑材料)。”她补充说,在降低 Google 建筑物的碳含量方面,“我们绝对会追踪所有这些。”

“我们已经研究了大量木材的最佳情况。我们仍将使用混凝土和钢材,因此我们正在推动这两种材料的创新,它们的碳足迹非常大。这些产品都有许多令人兴奋的技术问世。”

山景城大楼顶部装有“龙鳞”太阳能电池板

这座巨大的山景城大楼将通过屋顶上的“龙鳞”太阳能电池板产生部分电力,而地热桩将帮助该建筑加热和冷却。

今年 5 月,Google 首席执行官桑达尔•皮查伊在另一个主题演讲中讨论了该项目,当时他表示该项目是 Google “登月计划”(MoonShot)的一部分,目标是到 2030 年实现“全天候无碳能源”。

他表示,完工之后,这些建筑将拥有首个龙鳞太阳能外壳,配备 9 万个银色太阳能电池板,发电能力接近 7 兆瓦。

它们将容纳北美最大的地热桩系统,在冬季为建筑供暖,在夏季为建筑降温,看到这变成现实真是太棒了。”

然而,巴斯无法说明该建筑的太阳能和地热系统将产生多大比例的电力。

为了实现 2015 年《巴黎协定》的目标,并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的 1.5 摄氏度以内,全球经济需要到 2030 年将碳排放量减半,到 2050 年实现净零排放。

Google 的新目标

上个月,Google 签署了联合国的“零排放竞赛”(Race to Zero)运动,该运动帮助企业将其战略与巴黎目标相一致,并实现净零排放。

“净零”指的是消除 Scope 3 排放,即企业供应链产生的排放、建造新建筑所产生的隐含碳排放,客户使用企业产品所产生的排放——这三类都是最难消除的排放。

Google 表示 :“我们将制定一个科学的计划,在今年晚些时候将 Scope 3 的排放减少 50% 以上,这符合联合国的“零排放竞赛运动”和指数路线图倡议的指导方针。”

联合国的“零排放竞赛”运动将“净零”定义为:

在整个生命周期中没有直接或间接地向大气中添加碳,包括项目中使用的材料和客户使用产品、服务或建筑所产生的排放。

“总有更多的工作要做”

在排放量无法消除的情况下,可以使用直接从大气中捕获碳的碳清除计划来抵消碳排放,例如通过生物质或直接的空气捕获技术。

由于减少或推迟碳排放的碳抵消计划不算在内,这令 Google 的抵消措施与 “零排放竞赛 “计划不相容。

“什么是碳中和或无碳的,这其中有很大的复杂性,”巴斯说。“作为一家公司,我们的所有产品领域都在解决这个问题,当然在房地产和工作场所服务产品组合中也是如此。”

她补充说:“我们每年都会抵消掉所有的电力消耗,自 2017 年以来已经实现了这一目标。

“我们真正的大目标是通过龙鳞太阳能和地热等方式与地方电网合作,并帮助他们过渡到更清洁的能源供应,这样我们所有的建筑都可以接入一个清洁的电网。”

“总有更多的工作要做,”她补充道。“如果有人声称他们是 100% 无碳的,那么危险信号应该到处都是。”

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(公众号:雷锋网)

雷锋网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详情见转载须知。

碳资产管理在线学习:https://edu.jamesep.com/

主营产品:数码印刷机,制版与印刷机械